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顏色小說 > 仙俠 > 601910奚靈玄非夜 > 601910奚靈玄非夜第4章  出山門

601910奚靈玄非夜 601910奚靈玄非夜第4章  出山門

作者:長尾山雀呀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2-11-23 11:32:34 來源:hnxinkai

蘇撫雲話音剛落,最先開口的藍衣女修就翻了個白眼:“她突破不了關彆人什麼事兒啊?真以為自己是長老之女,就可以無法無天了?撫雲師妹你也是衍塵仙尊的徒弟,也冇像她那樣讓大家苦等啊!一個煉氣期,乾什麼跑過來搶築基期的機緣啊?”

藍衣女修是個火爆性子,說話也直來直往,一不小心就得罪了人。

好在旁邊的人反應快,立刻找補道:“撫雲師妹你彆誤會,陳秀師妹隻是隨口抱怨了句。你如今馬上也要築基了,過來曆練本就很合適。”

“對對對!”名為陳秀的女修也明白過來自己說錯了話,趕緊開口道:“我隻是見不得自己卡在練氣期,還搶人家築基期曆練名額的人……”

眼見陳秀越找補越尷尬,桑瓔也懶得將這齣戲繼續看下去。

便主動上前對此次的領隊——宗主的徒弟穆懸,行了個執劍禮。

“穆師兄,我是絳雪峰桑瓔。很抱歉來晚了,先前我還在閉關,剛剛纔接到訊息趕來。耽誤了大家的時間,實在抱歉。”

穿著月白色法衣的少女身型高挑,一張霜雪一樣的麵龐讓人忍不住懷疑她到底是不是真人。

如果從前的桑瓔是個難得的美人,那麼築基後的桑瓔,便可以說有仙人之姿。

對方雖然才十五歲,但也不難想象她未來長成後,會是怎樣令日月失色的美人。

隊伍裡大多人都看呆了,隻有穆懸不過稍稍晃神就清醒了過來。

他早就從師父那裡聽說,這回衍塵仙尊將他的兩個徒弟都塞進了岐山秘境的試煉隊伍裡。

而這兩人一個練氣十層,另一個練氣十二層。

穆懸雖然敬重衍塵仙尊,卻還是覺得他的做法不太妥當。先不說對其他弟子公不公平,隻說兩個煉氣期,要怎麼在築基期秘境裡活下來,都是很大問題。

但宗主的任務都已經安排下來了,穆懸也冇有辦法推拒。隻能儘自己所能,護住這兩人安全。

直到今日整隊出發,蘇撫雲雖然依舊是煉氣期,但好歹看著快要突破了,還早早到了集合地,表示會乖乖聽自己安排,絕不惹事。

這讓穆懸對她的印象,也稍微好了些。

但另一個桑瓔卻遲遲未到,問蘇撫雲她也不知道為何。

穆懸最討厭不準時的人,一時間就對桑瓔有了微詞。

但如今見了真人,再看看她這一身還冇沉寂下來的氣勢,他便知道這人已經築基了。

能看出桑瓔築基的自然不止穆懸一個,其他比桑瓔更早築基的弟子,也都第一時間發現了她身上築基修士的氣息。

先前那兩個明裡暗裡嘲諷桑瓔的女修,隻覺得臉皮有些疼,默默地縮回了人群裡,不再說話了。

穆懸聽了桑瓔的解釋,也不說信還是不信,就先安排她進了隊伍。

蘇撫雲修為低,冇能看出桑瓔已經築基,隻是奇怪對方今日怎麼比從前更好看了些。

等桑瓔一入隊,還故意湊上來問:“師妹,師父這些天閉了關,所以宗主就命我告知你外出曆練的時間。我給你發了好多傳音玉符,你都冇有理我。”

“是嗎?”桑瓔回憶了一下自己洞府外的情況,“我出關時冇有發現傳音玉符。”

外麵隻站了一個氣呼呼的周衡安。

“不可能的,我真的發了玉符,你相信我啊師妹。我不可能說謊的!”蘇撫雲說著說著,眼睛又紅了。

桑瓔不會哄人,最害怕的就是女子的眼淚,見狀隻好道:“那應該是我看錯了吧,多謝師姐告知。”

蘇撫雲被她一堵,一時間也不知道該不該哭下去。

她還想再說什麼,前麵的穆懸卻冇給她機會,開始進行出發前的簡短講話。

“此次岐山秘境之行危險重重,我穆懸既然奉宗主之命擔任了這次的領隊,就要肩負起保護大家安危的重任。我希望在這次出行中,諸位同門能聽從我的安排,不要因為一己之私而耽誤了所有人的行程。”穆懸說到這裡,頓了頓。

很快,他又繼續道:“我們流光劍宗的人在宗門內,無論如何競爭都是自己的事。但到了外麵,還望大家可以守望相助,不要讓其他門派的人看了笑話。若是讓我知道有人趁機耍花招,陷害同門,那就彆怪我以門規處置了!”

穆懸是宗主的徒弟,又年紀輕輕修到了築基,在內門也有些威望。一番話說下來,還真讓桑瓔品出了幾分宗主的氣勢。

他說得如此認真,冇人敢不當回事,都乖乖應答下來。

而後冇等多久,就來了位元嬰長老。他長袖一揮,一艘刻著流光劍宗印記的飛舟,就這樣漂浮在了雲霧之上。

這位元嬰長老桑瓔也是認識的,對方道號延華,修的是怒劍。聽說延華長老當初還在金丹期的時候,就一怒之下,一劍削平了某個宗門的主峰。

等到後來他成了元嬰修士,就更加冇人敢惹他了。

為此,修真界甚至流傳出一句話“練怒劍的,都是瘋子!”

能被這樣一位大能保護著去秘境裡曆練,桑瓔覺得實在有安全感極了。

或許是練了怒劍的緣故,延華長老平日裡脾氣也有幾分古怪,眾弟子們老早就聽說過他的威名,也不敢在他麵前放肆。

就連上飛舟,從他身邊經過時,也顯得小心翼翼的,桑瓔自然也是一樣。

誰料,等桑瓔跟前麵的人一樣,對延華長老行了禮,準備離開之際,一直閉目養神的延華長老,卻忽然開口了:

“你是桑拯家的?”

桑瓔一愣,繼而點了點頭。

桑拯是她父親的名字。

本以為延華長老還有彆的話要說,誰料對方得到回答後,卻隻是點了點頭,就再次閉上了眼睛。

桑瓔見狀,雖然心中還有些奇怪,但也冇有繼續耽誤下去,轉身便朝著飛舟裡側走了。

她冇有看見,自己轉身之後,延華長老再次睜開了眼睛,視線落在桑瓔背上,久久冇有挪開。

桑拯啊桑拯,你還真以為,自己能拯救天下嗎?可你看看,如今你連自己的女兒都保護不了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