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顏色小說 > 古典架空 > 攝政王的神醫妃 > 攝政王的神醫妃第5章 屬下來遲,主子恕罪

攝政王的神醫妃 攝政王的神醫妃第5章 屬下來遲,主子恕罪

作者:狐狸九 分類:古典架空 更新時間:2022-07-08 18:52:31 來源:【D】2itcn

《攝政王的神醫妃》 小說介紹

《攝政王的神醫妃》小說作者是狐狸九。書中精彩片段:...

《攝政王的神醫妃》 第5章 免費試讀

花寫意與輕舟前腳剛走,圓滾滾的何管事顛兒顛兒地進來,身後跟著一位手提馬鞭,長身玉立的錦衣公子,還有一位鬚髮皆白,精神矍鑠的老人。二人手提藥箱,行色匆匆。

“王爺,陸二公子把藥老請來了。”

宮錦行微微頷首,算作與陸二和藥老見禮。

三人不用寒暄,藥老立即坐於宮錦行對麵,三指搭脈,沉吟不言,麵色逐漸凝固。

陸二立於藥老身後,滿麵緊張與焦慮。

片刻之後,藥老默默地收回了手。

“師父,王爺的脈象如何?”陸二立即迫不及待地追問。

藥老略有猶豫,低歎一口氣,斟酌如何說辭。

他的沉默已經說明瞭一切。

陸二麵色一沉,情緒明顯有點激動,“啪”地一拳捶在自己腦門上,然後一甩袍袖:“都怪我無用,一個小小的鬼醫堂堂主的行蹤都打探不到。”

袖子捲起的風將宮錦行隨手擱置的藥方捲了下去,打了一個璿兒之後,落在三人腳下。

宮錦行收回手腕,低垂眼簾遮掩了眸中澀意,淡淡地道:“鬼醫堂堂主身份神秘,行蹤飄忽不定,我們就連她是男是女都一無所知,大海撈針自然不易。更何況,有些江湖傳聞未必屬實,藥老都束手無策的毒,她就一定能解麼?

生死有命,富貴在天,我能多活這一個月已經是多虧你與藥老師傅,生死無所畏懼,隻是對於家國天下,仍舊心有遺憾罷了。”

陸二自然明白他話中之意,低垂下頭,無力勸慰:“聽聞兩年前漠西刀客曾中了仇家的西域魔蓮,就是被此人一副湯藥醫治好的。隻要我能找到她,你一定會安然無恙。”

宮錦行苦笑,並不掩飾。

藥老目光一凝,落在那張藥方之上,俯身撿起,先是皺眉苦思,然後愁眉舒展,看到後來竟然喜不自勝,忍不住開懷撫掌。

“妙,妙啊!”

陸二納悶地湊過來:“妙什麼?”

藥老如獲至寶一般,將手中藥方抖得“嘩嘩”作響。

“這藥方妙啊,我也曾想過以至陽之物以毒攻毒,但是極易傷及肝腎,無疑雪上加霜。這藥方巧妙地以三足金蟾的蟾衣和孔雀膽作為平衡之物,一陰一陽,相互調和,可護住七經八脈,滋養臟腑。我如何就冇有想到呢?”

陸二眨眨眼睛:“師父您是說,這是解西域魔蓮的方子?王爺有救了?”

“正是,正是!”藥老興奮得紅光滿麵:“請問王爺,這開方之人現在何處?”

現在,現在......

宮錦行猛然撩起眼皮:“陸二,快去後門攔住王妃,快!”

捂著心口,緊蹙劍眉:“就說,本王寒毒發作!吐血昏迷!”

後院,花寫意接過輕舟遞過來的小廝衣服和帕子,插上了屋門。

角落有一麵燒花鑲嵌銅鏡,裡麵映著她的影子。

花寫意將手中帕子打濕,湊近去瞧。

然後,她被自己這幅一言難儘的尊榮差點嚇了一個跟頭。

難為宮錦行適才麵對自己這幅死氣沉沉的恐怖妝扮,還能情深意切地說出“嬌妻在側,情難自禁”八個字。

造孽啊。

他怕不是掀蓋頭的時候被原主嚇死的吧?

花寫意用帕子胡亂抹了幾把,露出原本光潔如雪的肌膚來。

這張臉,花寫意不太滿意,雖說是個標準的美人,但是臉上帶著一點豐盈的嬰兒肥,不夠嫵媚。

最為出彩的是一雙流光溢彩的眸子,眼型狹長,眸色如墨,眼梢微挑,猶如巧手畫匠放肆張揚的白描神來之筆,筆鋒婉約,線條流暢。

但是,她的睫毛有些密而翹,眼睛眨動的時候,非但冇有一絲魅惑,反而看起來迷迷糊糊的,有點懵懂。

瞪大了,又奶凶奶凶的,不夠淩厲。

果真,換了一層皮兒。

花寫意心存的最後一絲僥倖消失殆儘,麻溜地脫下一身鳳袍,摘下簪環,換上小廝的裝扮,正要出門,就聽到後窗處有窸窸窣窣的響動。

聲音極輕,幾不可聞,但是此時的她聽力十分靈敏,扭臉就見黑影一閃,分明是有人偷窺。

“誰?!”

這一聲叱問,非但冇有令偷窺者逃之夭夭,對方竟然還從打開的後窗一躍而入,身手敏捷,落地無聲。

“主子,果然是您!”

來人身形嬌俏,黑巾蒙麵,分明是個女子。

“屬下可找到你了!”

花寫意一怔,聽說原主出身將軍府,難不成是孃家人找上門來了?

就說今日自己差點被活埋,怎麼都冇家人露麵,就跟冇人疼冇人愛,晾在地裡的小白菜似的,家人肯定是有什麼不得已的苦衷吧?

輕舟守在屋外,聽到裡麵有響動,狐疑地側耳聽了聽,不敢冒失入內:“王妃娘娘?”

花寫意輕咳一聲,先穩住門外的輕舟:“不小心碰倒了東西。”

輕舟“喔”了一聲,冇再追問。

蒙麵女子忌憚地瞅了門口一眼,壓低了聲音,急急地問:“主子,您冇事吧?是不是受傷了?”

“你誰呀?”

來人一愣,一把扯下蒙麵麵巾,露出一張焦灼的臉,不施脂粉,略帶英氣,是個約莫雙十年華的漂亮女子。

“是我啊,主子,連我的聲音都聽不出來了嗎?”

花寫意冇說話,在不知道對方底細之前,言多必失,自己的“失憶”會被有心之人利用。

聽她說話,難不成是原主生前的貼身侍婢?

“是不是我父親派你來救我的?”

來人又是一愣:“是於媽找到了我,說您這裡有麻煩。屬下來遲,主子恕罪。”

“不遲,不遲。”花寫意極想問,這於媽又是何許人,話到嘴邊又咽回去了:“我也正想走。”

對方焦急地道:“王府守衛森嚴,屬下也好不容易纔找到這個機會。此地委實不宜久留,那太後肯定不會善罷甘休,攝政王更不好招惹,您跟屬下趕緊離開這裡吧?”

“回將軍府麼?”

女子狐疑地上下打量她一眼:“為什麼要回將軍府?”

也是啊,回將軍府那不是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麼?

不過,宮錦行已經答應放自己離開,何必偷偷摸摸的,正大光明地走不香麼?

還未說話,門外輕舟叩響房門:“王妃娘娘,可換好衣裝了?我家王爺有請。”

花寫意心裡一嚇,莫非這廝出爾反爾後悔了?

自己非但揍了他,還讓他在賓客麵前失了顏麵,回去不是自討苦吃嗎?

要不,溜吧?管此人是誰,出去再做計較。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