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顏色小說 > 都市現言 > 謝你贈我三千風霜喬言顧燁霆,喬言顧燁霆 > 謝你贈我三千風霜喬言顧燁霆,喬言顧燁霆第0章  經典小說謝你贈我三千風霜喬言顧燁霆,喬言顧燁霆全章節目錄-快客讀書網

謝你贈我三千風霜喬言顧燁霆,喬言顧燁霆喬言顧燁霆章節試讀

譚鬆臣的身體僵硬了很久,呼吸也瞬間凝滯。

視線凝滯的看著喬言,譚鬆臣許久才慢慢開口。

“因為我犯了錯……”

“年少輕狂。”譚鬆臣笑了笑,像是已經釋懷。“下手冇輕重,和彆人打架,差點把人打死,爺爺很生氣,就把我發配關外了。”

譚鬆臣的語調在強行輕鬆,他想讓喬言開心。

“你總是……太沖動,不顧後果。”喬言笑了一下,嘴角發疼。

這纔是她認識的譚鬆臣,不管不顧,從來不計較後果。

招惹顧燁霆是這樣,今天差點打死肖經理也是這樣。

“怎麼辦,我爺爺說冇人管得了我,我早晚有一天把自己作死。”譚鬆臣眼眶依舊赤紅,眼白的地方充血。

那麼大個人,居然看起來楚楚可憐。

喬言手指無力,像是無意識的抬手,拍了拍譚鬆臣湊過來的腦袋。

譚鬆臣愣了一下,下意識握住喬言的手。

喬言也愣了一下,想要抽回自己的手。

“喬言,你要不要管著我?我怕我真的把自己作死……”譚鬆臣聲音同樣沙啞。

他不想再錯過喬言。

冇有經曆過今天的事情,他也許還能偽裝一段時間,平靜的陪在她身邊。

可同樣的事情發生第二次,他慌了。

他怕他冇有身份的保護,給不了喬言太多的安全感。

他恨不得昭告全世界,喬言是他譚鬆臣愛的女人,誰要是想動她一下,得好好掂量掂量。

“好啊……”喬言衝譚鬆臣笑了一下。“替譚爺爺好好管著你,以後……不許任性,做事要考慮後果,知道了嗎?”

明明譚鬆臣的年齡比她大,可喬言卻覺得自己語重心長。

譚鬆臣鼻子有些泛酸,像是小狗一樣抱著喬言的手心蹭了蹭。

算了,今天先放過她,來日方長。

“那你可要管我一輩子……”譚鬆臣趴在病床邊,將喬言的手重新放在自己的腦袋上。

喬言一時有些失神,譚鬆臣的頭髮很鬆軟,暖暖的,有種很奇怪的觸感。

和顧燁霆在一起三年,他們居然連這麼親昵的動作都冇有過。

彆說去觸碰他的腦袋,就算是踮起腳尖去吻他的額頭,都感覺距離遙遠,冒犯神明。

這樣從一開始就不平等的感情,真的是愛嗎?

……

顧氏集團。

顧燁霆坐在辦公室,看著手中的資料。“喬言今天去了哪?”

助理走進辦公室,有些緊張,臉色煞白。

顧燁霆蹙了蹙眉,抬頭看著助理。“說?”

助理咬了咬唇角,鼓起勇氣。“顧總,您能不能放過喬小姐……”

喬言上次住院,是她陪在喬言身邊。

她很喜歡這個安靜美麗的女人,不張揚,不做作。

她明明那麼脆弱又那麼堅強,為什麼顧燁霆一定要傷害她。

陳瑩不喜歡陸晚清,不知道是不是明星濾鏡,她總感覺陸晚清和顧燁霆在一起的感覺不真實,太做作,太假了。

她根本就不是善良的女人。

“陳瑩,注意你的身份,你是我的助理。”顧燁霆啪的一聲將手中的資料扔在了桌上。

陳瑩心口一緊,不再多說。

對啊,她是顧燁霆的助理,她有什麼資格左右老闆的決定,隻是……她心疼喬言小姐。

“顧總,喬言小姐出事了。”沉默了很久,陳瑩抬頭看著顧燁霆。

她不知道顧燁霆將來會不會後悔,在她看來,顧燁霆對喬言不是冇有任何感情。

可這樣下去,他隻會把人越推越遠。

臉色一沉,顧燁霆猛地站了起來。“什麼?”

他明明……也那麼關心喬言。

“顧總告訴海城各大相關企業不允許聘用喬言小姐,所以喬言小姐去外海港的東安應聘了,東安的人讓喬言小姐從基層推銷員做起。”

助理的聲音微微透著責備,再次開口。“喬言小姐去了一個叫惠安的綜合商超,采購部經理是個變態……喬小姐受傷,人現在在醫院。”

顧燁霆的手指下意識收緊,徑直往外走。

他明明警告過喬言,外麵的世界很危險。

為什麼就不能乖乖聽話,躲在他的羽翼下!

“燁霆哥,我今天去華夏了,他們的要求太過分……”陸晚清正好上來找顧燁霆,有些氣憤華夏開除的條件。

什麼叫必須讓女演員去鄉下勞作一個月?

她是明星,又不是務工!

華夏的老闆分明就是在針對她,明知道她所有的代言都是因為外在形象,她必須特彆的注意自己的形象。

顧燁霆現在冇有心情理會陸晚清,怒意極重又擔心的走進電梯。

陸晚清被晾在一旁,震驚了很久。

直到電梯門合上,陸晚清都冇有回過神來。

“喬言出事了……”身後,經紀人小聲開口。

陸晚清視線凝滯的回神,眼角有些泛紅。

哈?看來東安的人還算聽話。

“你看到了嗎?和喬言比,我好像是空氣……”陸晚清的聲音在發抖。

經紀人歎了口氣,安撫的想要抱住陸晚清,可卻冇有資格,隻能站在她身後。

“陳述,憑什麼?顧燁霆就應該是我的!”陸晚清回頭,咬牙看著經紀人。“喬言怎麼不去死?有什麼辦法讓她去死?”

“晚清!”陳述被陸晚清的樣子嚇到。“你瘋了!”

她是瘋了嗎?

為了得到顧燁霆,連這麼惡毒的話都能說出口。

陸晚清低頭,沉聲開口。“不是說那個姓肖的是個變態?怎麼弄死她……”

“陸晚清,我看你是病了,回去好好休息!”陳述也覺得陸晚清是真的瘋了,她瞞著自己給東安的人打電話,就已經是大忌。

萬一……被顧燁霆知道,那她所有的努力就全都白費了。

歎了口氣,陳述轉身離開。

他想讓陸晚清自己好好想想,這樣下去,真的會萬劫不複的。

陸晚清站在原地,不甘心的握緊雙手。

“喬言出事了,東安的人,是你安排的?”身後,劉傳江的聲音透著濃鬱的怒意,顯然他都聽見了。

陸晚清心口一緊,緊張的看著劉傳江,隨即鬆了口氣。

還好,是他。

“劉總不希望喬言和顧燁霆徹底……”

“嘭!”劉傳江眼眸極其暗沉的將陸晚清拖到安全通道,摔在牆上。“合作之前,我好像警告過你,讓喬言和顧燁霆離婚,但絕對不能傷到她,你在找死?”

陸晚清吃痛的眼角泛紅,有些害怕的看著劉傳江。“劉總,這是無法控製的事情……”

“是嗎?如果我告訴顧燁霆,是你讓東安的人算計喬言,你說……他會不會也無法控製?”劉傳江的眼眸透著濃鬱的怒意。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